关于自闭症人士对ABA的批驳,这位BCBA都一一回复了!

2024-06-10 22:04 来源:今日自闭症 今日自闭症 字号: | |

Hello大家好,

我是哇哇老师。

此文翻译自一个油管视频的留言区。

视频的操作我不做评论,吸引我的是留言区的辩(si)论(bi)。

一位叫作IsabellaGrogg的BCBA火力全开,对一些“我有自闭症我说了算”的人进行了回复。

虽然她的有些话我不太赞同,虽然另一方的一些话引人深思,但大体上我是认可她的说法的。

听听自闭症人士对ABA的看法,你会发现它有长期的副作用。

你知道还有什么会有长期副作用吗?

不被干预的行为。

你知道还有什么有副作用吗?

手术、抑郁症药物、焦虑症药物、精神分裂症药物、多动症药物。

那你又知道什么能真正帮助人吗?

以上所有,包括ABA。

一个垃圾ABA治疗师是会造成伤害,就跟一场垃圾手术一样。

我帮助的多为2~8岁的孩子,即使他们有问题行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喜欢来我们这里(并把这里叫做为“学校”)。

他们从关心他们的治疗师那里获得一对一的关注(我超爱我所有的孩子!),这不同于他们在家的时候往往只能接受到较少的关注。

你知道什么有很多长期副作用吗?

忽视。

其实很多非自闭症儿童的家长都一直在用ABA里的方法,但是当我们谈论跟自闭症相关的ABA时,有些人就会表现出自己的无知。

呵呵,这是你的一套说辞。听听接受过ABA治疗的自闭人士是怎么说的,你就会发现它是有长期副作用的。

我猜你没有做过任何的研究,对ABA一无所知,呵呵。

在你真正搞清楚这件事之前我不会浪费时间。

顺便说一下,我们称他们为有自闭症的人士(peoplewithautism),而不是自闭人士(autisticpeople)。

不过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不,你自己听听接受过ABA治疗的自闭人士是怎么说的,你就会发现它是有长期副作用的。

可笑的是,一个声称从事相关工作并关心谱系儿童的人,却不去找自闭症患者聊聊到底怎样帮助他们,以及如何真正理解他们的经历。

我每天都和孩子们待一起,我看到他们的生活有所改善;

看到非语言儿童学会说话;

看到有ODD的孩子学会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情绪爆发;

看到无法说话的孩子学会了用iPad交流。

我每周花40~50小时接触和照顾这些孩子,看到他们——

学习字母和数字;

学会与同龄人进行社交互动;

学会像所有孩子一样忍受不喜欢的食物和活动。

当你都经历过这些再和我讲话!!

更好笑的是,你说我不与自闭症人士交流??

我做着相关领域的工作,我的学位是自闭症护理,我给他们做治疗、上课。

虽然我可能无法和他们完全感同身受,但他们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和我在一起的。我希望你能加强了解,而不要因为无知来揣测我不关心孩子。

当我经历过什么?

吃不喜欢的食物?

那不太现实,我父母最近才学会不要强迫我吃我不想吃的东西。

和同龄人社交?

我们什么都经历过,并且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不需要强迫自己来符合NT们所谓“正常”的标准。

学会用非口语的方式来沟通?

我正在这样做。

我不在乎你经历了什么,我在乎的是自闭症人士的经历。

你影响的是他们的生活,为什么你不想知道他们的经历?

为什么你不想知道ABA对他们成年后产生的长期影响?

为什么你不去用这些来更好地解读你的学生是如何想的?

对我来说你这么做就是不对的。

我不理解你,因为你使用所谓的“personfirstlanguage(PFL)”(把自闭人士叫成有自闭症的人)。

自闭症群体普遍不喜欢这种说法,你经常和自闭症人士接触却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很明显,你不像我们这儿的大多数孩子,你不知道其他孩子的情况。

我们有孩子只吃婴儿麦片,这既不健康也不可持续,所以我们要让他接受更多食物;

我们有孩子不会说话,也不会在电脑上打字,所以我们教他们使用一种设备去表达,比如他们想要的东西,或者表达他们的感受(如果他们有能力的话);

我们有孩子与同龄人完全没有社会交往,基本是0交流,所以我们鼓励健康的社交互动。

你很幸运,现在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但有些人没有。

你多看点书吧,ASD是一种广泛的诊断,囊括了很多不同的行为。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电脑上打字,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的进行社交互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健康地自己进食。

ABA就是来帮助他们的。

难道你宁愿让一个4岁的孩子只吃婴儿麦片,直到死于营养不良?

还是宁愿让一个不会说话的7岁孩子永远找不到一种替代的交流方式?

难不成你有什么神奇的解决办法?

我不管你喜不喜欢,人类就是需要学习基本的交流来获得工作和建立关系。

有些人可以接受被限制,但大多数不会。

所以,你的经历不会也不应该左右别人的生活。

我带的孩子都很聪明,充满活力,很快乐。

你要散播负能量请到别处去。

我带五岁的孩子,我们会玩一整天,中间夹杂着学习的环节,你觉得这种安排很难受吗?

人们是会有不好的经历,但我不对你的经历负责。

我有责任尽我所能给我的孩子最好的照顾。

他们很开心也在学习,他们不会抱怨ABA,因为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他们也不关心PFL。

我认识的客户中,有年龄大一些可以理解以上内容的,但他们对PFL也毫不关心。

你的个人经历并不代表别人的经历。

我的学生每周在这里待上40个小时,我们为他们上学做准备或者陪伴他们一起上学。

我们这儿基本上是在一个治疗性的和以科学为基础的环境中建立的学校结构。

你才多看点书!

你不能把我成年和小时候相提并论,你现在也并不认识我,你不知道我的挣扎,你不知道我当时有什么行为问题。

ABA又不是唯一一个帮助谱系儿童的治疗或项目。你说什么“神奇的解决方法”,就好像只有你的方法是可行的一样。

但是ABA让很多自闭症人士都质疑、都患上了遭受创伤后的应激障碍(PTSD),它就像虐待。

你可以加入一些自闭症团体,和他们交流,找出原因,什么有帮助什么没有。

你现在看到的进步并不意味着会一直持续。

我回顾过我的经历,找到了原因以及什么才是更有效的。

经历过的人才能帮助你理解这些,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

“他们不会抱怨ABA,因为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他们不关心PFL。”废话!你这就像从石头上抽血一样…

你可以和曾经经历过这些的人交谈,他们能告诉你什么有用、什么没用。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得到最好的,你为什么不试着从那些曾经也是“你教过的孩子”身上多了解一些呢?

你对自闭症人士、他们的经历以及整个群体如此不屑一顾,这说明了很多问题。跟你的对话很有趣,但你没有改变我的任何想法。不聊了,没心情。

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你的个人经历并不代表别人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要有负面的经历。

我的大多数学生在成年前就毕业了,当他们能够理解ABA和自闭症后,他们都表示这是一段积极的体验。

我明白有些人有不好的经历,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但我负责的孩子都没有。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不对其他人的经历负责,我对我现在的客户负责,而我知道他们的体验是好的。

我和那些从我这毕业的人们谈过了,他们都很感激,并且在毕业后一直生活稳定、继续进步。

ABA可能不是唯一的治疗方法(我也没说过它是),但它已被证明是最有效的。

很抱歉你有过不好的经历,但不是每个人的经历都像你。

不是所有的治疗手段都是完美的,但不至于破坏整个领域。

你需要听听自闭症成年人说的话,你的这些留言太恶劣了,你自己都不知道!

ABA是有害的,它的创立基础与对同性恋者的转化疗法一样,是为了“修好”那些并没有坏的人。

坏的是NT的世界,而不是自闭症人士。

只有在我们伪装自己,去适应一个资本主义世界的时候,我们自闭症人士才会被认为是“有功能的”。

我花了43年才发现我有自闭症,我现在快45岁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感到自己不是坏的,但对外界来说,我现在是失业+残疾…

但我快乐而自由。

我一直经历着身体上、精神上严重的健康问题,我试图“融入并保持正常”,情况却变得更糟,这几乎要了我的命。

在你这上过课的孩子可能会“心存感激”(wtf,感激?对你?为了你那份该死的工作表示感激?),因为你把他们训练成那样——

恭敬的、服从的、掩盖真实的自我。

请叫我们自闭症人士,没有人会“有”自闭症。

自闭症既不是痛苦,也不是疾病。

你不会说有人“有”同性恋,你说他们是同性恋。

我建议你审视自己的言论,看你是多么以自我为中心。

你应该将孩子视为个体,而不是一系列“坏”或“好”的行为。

ABA的创立和转化同性恋完全不一样。

我使用“有自闭症的孩子”是因为依据法律我要按照他们监护人的偏好来称呼他们,而家长们偏好这个说法,而不是自闭症孩子。

如果孩子成年之后更喜欢被称为自闭症人士,我也很愿意改口。

我不会忽视个体需求,但是通过监护人为孩子提供服务是非常复杂的。

你说行为不是“好的”或“坏的”那么简单。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总是这样给行为贴标签(即:强奸是不好的;欺负是不好的;撒谎是不好的;慷慨是好的;善良是好的…等)

我们不会给行为贴上好坏的标签,我们把他们贴上问题行为的标签。

问题行为会伤害他人或自身,我们不会说它们是“坏”的,因为不想让孩子认为自己是坏的,他们并不是。

但是伤害自己的行为(如非常用力按压眼睛,可能导致失明或眼睛损伤)在道德伦理上不能被忽视。

我们通常试图找到所述行为的根源(眼睛是出于享受压力而按压的吗?是喜欢按压眼睛后所看到的形象吗?)然后想办法如何安全的改正行为,也许可以通过使用万花筒或其他能安全扭曲视觉的东西。

你认为我在训练或者破坏孩子们的精神世界。

你的观点显然是基于对ABA的过时的、偏颇的解读。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么所有的家庭教育都是在“训练”或者“破坏他们的精神”,那么你要如何学习呢?重复?背诵?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做的。

我们并不希望创造出只听从我们想法的小机器人,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你的观点过时。

我们在这里主要是为了和孩子们进行社交(最有趣的部分是我们可以按照孩子的想法来一起玩,无论是创造性的游戏还是荡秋千),帮助他们找到学习的最佳方式,尤其是学习一些实用指示比如安全意识(我们经常讲述街道安全、烹饪工具和加热部件的安全等)。

你会让孩子随意跑到大街上吗?

还是说你会教他们记住“如何双向观察道路并在安全情况下穿过去吗?”

你也许不会看完我写的这些,就算看完了你也不会改变你的观点,我也一样。

你从来没见过我,没看到我是如何工作,也没有看到我和任何一个孩子的互动。

ABA是一个新的领域,它甚至与5年前大相径庭。

当然了,如果你宁愿我们让孩子们随意跑去街上,那也无所谓。

我就知道,你这么喜欢胡说八道,以至于拒绝听取自闭症成年人的声音。

家长们的偏好是无用的,你的偏好是无用的,大多数自闭症人士是偏好这样被称呼的。

你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但你宁可批判我,都不愿向我们这些自闭症成人敞开心扉。

还说什么“你宁愿我们让孩子们随意跑去街上”、“你也许不会看完我写的这些”,放你妈的狗屁你太伤人了!

ABA不是新的领域,它植根于同样的转换疗法……

这要追溯到BFSkinner和Pavlov,如果你看不到这其中的联系,那么你的教育理论就是缺乏的,我很同情你和你的学生们。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尊重自闭症人士的偏好的…而且在工作中我必须遵循监护人的要求。

如果我在工作之外遇到自闭症孩子,我会关注他们的喜好,在工作中我必须使用PFL,我从没说过我偏好PFL,请不要改变我的话语。

行为理论可追溯到很久以前,可以追溯到Pavlov和Skinner。

ABA是Lovass最近才创建的(从心理学和治疗学的角度来看)。

Michigan直到最近(我想应该是2015年)才最终确定了与ABA相关的道德准则,因此我说这是一个新的、不断发展的领域。

你才是粗鲁又恶劣。

就像我说的,你并不了解我,不知道我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与谱系儿童或成人互动的。

关于我、我的工作和你所谓“可怜的孩子”,你根本不了解。

如果不是怕违反HIPAA,我建议你现在就旁观一个真正的早期干预ABA课程,这样就可以在你的偏见中增加一些事实。

我也没有批判你,只有你在批判我(说我可恶、控制欲强、无知、造成伤害等),除了你的偏见和假设以外,没有任何证据支撑,而我才是真正参与相关工作的人。

我说你对某事无知,并非等于你这个人无知,并且你似乎没有接受过ABA的教育以及接触最近的ABA行为治疗。

这叫discretetrial,这是教授基本技能和进行大脑神经可塑性的好方法。

是,这可能看起来像人类教动物的方式,但在某种程度上,动物和我们的大脑非常相似。

如果没有这种类型的训练,孩子很可能会继续保持非语言和极端的行为模式直到他成年,到那个时候他就更不受控制并且会成为社会的威胁。

通过这种训练,孩子学会了如何学习、有耐心,知道问题行为不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

这也只是ABA的一小部分,ABA还包含很多。

请你在评论之前先了解清楚,我也是治疗师,家里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

如果你试图找出导致这些问题行为的原因,而不是试图消除行为本身或忽略孩子的感受,他的极端行为将变得更容易管理。

孩子的感情需要被放在第一位,并且她扣留了孩子的通讯设备是不对的。

我就有自闭症,我不赞成这个想法。

这是传播恐惧。

极端的行为模式是对环境刺激的反应,是无法被听到和需求无法被满足。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继续进行这种治疗,并因此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他很可能会成为社会的威胁。

在某种程度上你是对的,但是自闭症不是社会的威胁,虐待、忽视和非人性化的干预才是。

@AnnieBelle,说的很好。

以下是对我孩子有效的方法——

使用像这样的DTT来建立简单的技能,然后使用基于游戏的方法建立情绪稳定。

ABA可以帮助儿童培养所需的技能,以解释他们的情感、他们为什么想要做某件事。

我曾与许多有语言和无语言的孩子接触过,当有人向他们提出要求(即:请将杯子放入水槽)或引入令人厌烦的刺激时(即另一个孩子大声哭泣),他们会爆发出攻击性。

你不觉得让孩子说“太吵了,我们可以离开吗?”会更有效吗?或者用设备表达,而不是朝大人脸上吐痰、咬你的手或打正在哭闹的孩子。

我们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但你好像并不明白。

父母要求我们和别人好好玩耍、分享、握手、打招呼。

这些只是孩子在参与这些活动时会碰到一些困难,因此需要在社交活动中得到更集中的帮助。

你认为你父母教你与其他孩子进行友好的行为互动是有帮助的还是残忍的?

我认为更残忍的是什么都不去做,让你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困惑,困惑为什么其他小朋友不愿意和喜欢大喊、抢东西、推人的自己玩。

这些行为也是交流。

也许是他周围的孩子需要被教导这些行为背后的原因,并知道出现这些行为是很正常的。

谱系儿童不应该被迫表现得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你不知道会造成心理上多么不良的影响。

你提到我的父母,他们也让我表现和常人一样,这正是你建议的,这样的做法让我非常缺乏安全感甚至有自杀倾向,而我还在从他们造成的伤害中恢复。

自闭症人士的死因第一名是自杀,你可以笃定ABA对此是有贡献的。

这种治疗方法主要关心的是消除行为,不管孩子内心状态如何。

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为行为主义,而不是心理学。

而且你试图让一个谱系儿童伪装成正常的孩子,但是他们不需要和正常的孩子做朋友也能快乐。

我有一个非自闭症人士的朋友,因为他与很多自闭症人士有往来,所以他理解我,我其余的朋友都是和我一样的自闭症人士。

如果谱系儿童被告知自闭症是什么,他们会理解另一个谱系儿童为什么要自残。

我们天生对彼此感同身受,所以和类似的人交朋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应该这样说,正常的孩子需要从小就被教导如何接受谱系儿童。

这样他们就能理解他们而不是欺负他们。

每个人都很开心,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好的结果。

不要歪曲我的本意,我希望孩子们能够和他们想接触的任何人发展友谊,这可能包括正常儿童和谱系儿童。

ABA会教授行为的泛化,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孩子可以在一种环境中适当社交,同样也可以在另一种环境中进行社交互动。

我们消灭的行为不是人格特质。

我们不会阻止自我刺激行为(手拍打、摇摆、跳跃),除非它对孩子有害(眼睛挤压、撕咬、抓挠),我们也只想减少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行为模式(打人、咒骂、撕咬、扔玩具)。

我们中心的所有孩子都充满了快乐、活力和聪慧。

所有人都喜欢与他们一起工作的孩子,并给予他们最大的关心和爱护。

对于你糟糕的经历我表示很抱歉,但你的经历不应该成为诋毁一种有帮助的、基于实证的早期干预治疗的原因。

我们只是需要对这些治疗中心进行更好的监管,但你似乎在利用你的不良经历来错误地概括和描述ABA领域。

而且行为主义也是心理学,这是心理学的一个分支,主要由BFSkinner创建,被大多数人称为行为分支。

心理学里有认知、精神分析、人文、行为等…每一个都基于精神病理学驱动力背后的不同理论。

所以这叫做行为主义,但也是心理学。

教别的小朋友关于自闭症的知识和ABA无关,这跟家庭教育和教育系统有关。

ABA唯一教授的是:孩子的行为方式不正确,必须改变他们的行为才能被接受。

你试图让孩子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让世界去适应他们。

近一半经历ABA的人会得PTSD,像我这样的经历比你想象的要普遍。

在ABA中,你不允许说不。正因为如此,我的朋友遭到了性侵犯,因为ABA告诉她不能拒绝,还有很多其他女生因为ABA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你没有说一句关于ABA的负面的评价,那是因为你不能对此说任何负面的话,否则你会失去你的工作,这在ABA道德规范里有提过。

BFskinner创造的模型是用在动物身上的,他的一个学生IvarLovaas把它用在人类身上,skinner不同意。

咬和打是孩子们表达他们不舒服的方式,你却想让他们抑制这种情绪。

如果他们打你,肯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你最喜欢的食物被收起来,直到你学会不要跟人聊天才会给你(自闭症人士很讨厌聊天,但是NT很爱),你也会很生气的,不是吗?

跟别人讲自闭症可能与ABA无关,如果大家真的教育孩子去接受自闭症,ABA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因此,你会失去你的利润,因为这是一个十亿美元的行业,显然这是一个利益冲突。

确实,用力按压眼睛和其他行为可能是极端的、不好的,但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分析行为来从哪里开始。

一旦你消除这种行为,它就不会再发生了。

你只想抑制行为本身,不管是由什么导致的。

wow,我不知道你是在对我钓鱼执法还是你真的相信这些。

你说的都是误导人的言论,除了你的个人经历。

事实上,我们有完整的计划,教孩子们适当地说“不”,当他们说“不”的时候,人们应该停下来。

我们鼓励孩子们说“不”。

对于ABA我可以说负面的话,但我本身深信ABA背后的实证,也没有什么负面的想说。

我所在的机构很好,因此我不想说任何负面的话。

ABA道德准则里并没有这个要求,而是有一条:不得扣留食物或水。

所以重申一次,你所说的关于ABA的东西都是错的。

我们确实使用食物作为任务的强化,但是当孩子要求食物时,我们不能故意不给,也不能阻止他们吃自己的食物。

不仅如此,你觉得打人是一种沟通方式,并不意味着这是一种合适的方式。

你能想象一个员工想要老板注意的时候打他或者咬他吗?

不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反而鼓励孩子使用另一种交流方式,而不是打人。

我们会找出是什么困扰着他们,或者他们想要什么,只是我们鼓励用一种更有效、更合适的交流方式来解决。

此外,Skinner经常在人类身上实践他的想法,所以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信息。

他从动物开始将学到的知识应用到人类行为中。

我为你的糟糕经历感到抱歉,但你似乎对行为主义和ABA一无所知。

在你误导别人前,我认为你应该做更多的研究。

行为主义者被要求传播关于他们职业的信息(我敢肯定如果他们说了ABA的坏话,他们的饭碗就不保了)。

如果你教会了其他NT去接受自闭症人士,并找出了问题行为的根源,每个人都会很开心。

ABA是建立在改变孩子想法上的,这就是问题所在,也是为什么必须废除这种做法。

其他疗法,如SCERTS模型,可以在完全不使用ABA的情况下实现行为主义者想达到的目标。

ABA从业者故意诋毁其他疗法,以便垄断行业(并获得最大利润),这是一个十亿美元的产业,他们会尽一切努力来维护它。

这就是为什么你永远不会看到一个行为学家说任何关于ABA的坏话,因为他们不被允许,他们可能会失业,就像邪教一样。

我不支持任何试图改变自闭症人士的做法,必须改变的是社会。

通过新的立法和教孩子理解自闭症,这将大大降低我们今天看到的偏见,霸凌者必须为他们的行为负责,并受到相应的惩罚。

@isabella也许你工作的地方是个好地方,但是ABA对许多人都产生了不良影响,这是个大问题。

许多自闭症人士在接受关于ABA的调查时说,它有负面影响。

少数自闭症人士报告说它有积极的影响,所以确实有一些好的地方,其中包括你工作的地方。

许多自闭症人士说,他们不被允许自我刺激,被迫长时间进行眼神交流,并暴露在过度刺激的环境中,如大声的音乐。

可以看到ABA是有用的,如果只用于减少不良的自我刺激和鼓励积极的自我刺激。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在许多地方的使用没有明显的问题。

「特此声明:本网站中的所有文章均由自闭症(孤独症)专家、医生、康复机构、特教老师、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原创或其他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客服或注明出处。如果这些文章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