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有自闭症是一种什么体验?

2024-02-16 17:57 来源:今日自闭症 今日自闭症 字号: | |

前几天我收到一条信息,非常心酸:

我本科毕业,23岁在海外的精神科确诊为AS。今年鼓起勇气去某单位见习了几天,然后因为过量的社交精神崩溃了。无法主动和同事发起谈话,对方主动发起的谈话也不能流畅自然地回应,甚至很多时候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在职场的时时刻刻都在强调我与NT的差距。未来两三年还能用读书混过去,但是不敢想以后。

阿斯伯格综合征是属于自闭症谱系障碍里比较轻的一种,因此家长常常忽视了对他们的干预和引导。事实上,如同上面这个年轻人,阿斯伯格人士的成长过程中,常常经历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一位阿斯伯格人士的成长轨迹

这是一位朋友在知乎上的分享,通过这些文字,我们试着去感受和理解ta学习和成长过程中的种种困难。

3岁

可能是他们的大喊大叫大说大笑,触发了我的感官超载,让我崩溃不已。我只知道我当时把自己死死锁在外祖母家,不让任何人进去。如果有人碰我,我会哇哇大叫。只有自己在那个屋子里,我才能有片刻心安。

5岁

爸爸妈妈送我去幼儿园。那些孩子像看异类一样看着我,我死活不进教室,我受不了。老师搬了一个板凳让我坐在外面。昨天中午睡觉,老师看我不睡觉就说“你以后中午别睡了”,可为什么我今天中午不睡觉了,她又说我不对?昨天不是她说的我不用睡觉了吗?

7岁

班级那么多孩子,他们都在一起玩,我也想。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想和我玩。或者他们玩是怎么玩的?玩什么?是不是一个孩子后面追着一个孩子就是玩了?是不是一个孩子和一个孩子说话就是玩了?可我和我的同桌说起电脑,说起电脑可以做什么,我在电脑上看到的喜马拉雅白头蛇、澳洲老虎蛇、竹叶青蛇……为什么她不和我说话?

8岁

妈妈几乎吼着,逼着我去和迎面过来的老爷爷打招呼,逼我跟他说“爷爷你好”。我真的不想!可她逼着我,我非去不可了。我硬着头皮跑了过去,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石子,说“爷爷你好”就飞奔回去。妈妈搂着我说,觉得委屈就哭吧。

10岁

班级要分班了。我看到他们好像都很哀伤,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许这个场景需要我去哀伤。哦,原来他们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分开是会难受是会哭的。我记住了。那我也要悲伤,因为我也和他们分开了。

11岁

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生每天都有好多吃的,我看着她带了一块德芙的白巧克力,掰成了一个一个小块,分给了她旁边的人。唯独没有我,她给我的永远是垃圾。何止是她,班上每个人对我都和他们对别人不一样。

12岁

我觉得我刚才说的这句话还是挺符合他们说话的特点的。嘿,真的很符合啊。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他们会说我自言自语?也许他们是在开玩笑吧。他们说的话很多都不是真的,他们说这是开玩笑,就是说一些夸张些或者假的话,这就是开玩笑。

14岁

我这个同桌,和我性格倒是很合得来。只是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他发展友谊。他每次叫我出去玩我就出去,但我真的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他的朋友。至少前两天问他,他说我们是好朋友。对了,他为什么好奇我说话不看人?我说话不一定会看哪里,为什么要纠结我说话看什么?

15岁

爸爸妈妈又要拉我出去吃饭了,要像他们教给我那个样子笑,至少他们看到是笑着的。我还要说一大段作文一样的文字。大概从我初中开始,他们就一直在不停在教我这些。

18岁

班级已经没有人会相信我和自闭症三个字的关联了,但我知道了阿斯伯格综合征,我还是有一种认清自己的如释重负的感觉。

阿斯伯格也需要干预

自2013年开始,从医学诊断的角度而言,阿斯伯格综合征(AS)不再被列为单独诊断,而是在分类上被共同纳入于自闭症谱系障碍(ASD)之中,具有与自闭症相同的社会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

和自闭症一样,阿斯伯格人士也需要干预。

「特此声明:本网站中的所有文章均由自闭症(孤独症)专家、医生、康复机构、特教老师、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原创或其他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客服或注明出处。如果这些文章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