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语,生活无法自理的自闭症男孩,被父亲拴在摩的后座多年,他的人生因何逆转?

2024-07-10 23:31 来源:今日自闭症 今日自闭症 字号: | |

错过了最佳干预时期,如今不能说话,生活也无法自理的豪豪,在爸爸的陪伴和坚持下,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嗨脑仁

豪豪今年18岁了,4岁被确诊为脑功能发育不健全,但自幼家境贫寒的他由于确诊较晚,再加上并未接受过系统的干预和康复训练,如今仍会出现自伤行为。

2020年,正值隆冬腊月的西安街头,豪豪穿着单薄的棉服被爸爸牵引着坐上了三轮摩托车的后座,一根麻绳自豪豪左手的手腕绕过,绑紧在摩托车架上。

做好这一切的豪豪父亲,也跨上摩托车,从兜里掏出破了两个洞的棉线手套带上,穿着遍是灰尘的旧夹克衫,发动摩托车驶向茫茫人海。

“过年的时候,怎么也得给孩子弄口肉吃”豪豪爸爸走之前说道。

No.1

我不管他的话,我也没别的事做

“2007年的时候,一个月500块的治疗费对我这样没有工作的人来说可是天价。”

豪豪爸爸一边凿水缸表面凝结的薄冰,一边说道。

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里,随意堆放的衣服,破败的家具和乌黑的墙壁,头顶随处可见交错纵横的电线,似乎都在向我们展示着父子俩的窘境。

水缸边的柜子上,一个缺了口的搪瓷盆里盛着两只各咬了一口的馍,豪豪爸拿起暖壶向里倒了一些热水,又切了半刻洋葱放了进去,又稍微捏了一小撮盐撒在盆里,端起来放到了豪豪面前。

“来吃饭吧。”

豪豪挥舞着手走过来,步伐有些不稳,险些打翻了这顿午饭。

他拿起一个馍啃了一口,然后又转头盯着天花板陷入了很长的沉默。

馍的碎渣粘在豪豪的嘴角,干涸开裂的嘴唇上还有一些微微鲜红的血渍。

豪豪爸拿起一块稍白些的抹布,沾了些热水,扳过豪豪的头,给他轻轻的擦着嘴唇。

豪豪逐渐回过眼神来,看着父亲黝黑苍老的面容,抬起手,抚上父亲紧缩成“川”字的眉头,轻轻揉了两下。

窗外传来一声鸟鸣,豪豪马上回头寻着声音走去,手里的馍也掉在了地上。

而豪豪父亲却欣慰的笑了,捡起地上的馍,擦掉浮土,送入口中细细品尝着。

“你看,他经常会有这样的动作,就说明他心里有一处是清醒的,那我的坚持就有盼头。“

No.2

错过最佳时期也没关系,还有我呢

10岁的时候,豪豪第一次出现自伤的行为。

“当时我以为我们要同归于尽了。”

“那天一早,我正常去叫他,他不起,冲我发脾气,之前也经常这样,我就没当回事,就去掀他的被子,可这一掀不要紧,豪豪直接当场’炸‘了。“

”我第一次听到那么撕心裂肺的尖叫,他涨的脸通红,气喘吁吁的。突然他冲我抬起了手,我以为他要打我,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可结果下一秒,他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左一下右一下,还会用指甲挠自己的脸,当时就见血了。“

豪豪爸爸会想到这儿,额头上还冒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他用手抹了一把,继续说道:

”当时我吓坏了,赶紧喊他妈过来,但两个大人愣是按不住他,实在无奈,我眼一闭心一横,拿过我平时捆废品用的麻绳,像电视剧里绑匪绑架人质那样,把他捆了起来。“

谈话中,坐在我们一旁的豪豪好像突然听到了什么,径直向我们走来。

他走到爸爸面前,用手指着门外三轮车的方向,口中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

”他一听到绳子什么的就会激动,这也是我们自那次‘灾难‘后发现的。“豪豪爸爸一边用手安抚豪豪,一边对我们说。

”那次我捆住他之后,把他抱在了门口的窗台上,我们是平方,那个窗台沿很宽,谁想到,他看着窗外却突然安静了,也不闹了,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外面,孩子他妈问我’你说,他是不是想出去看看才这么闹的?‘”

“我当时一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管他呢,已经闹成这样了,想去看看就看看,别给孩子留下什么遗憾。”

“所以就有了今天大家看到的样子,除了睡觉和吃饭,一天中一大半的时间,我都是带着豪豪在户外度过的,已经形成习惯了,只要他一闹我们就带他往外走,他这一点和其他那些自闭症孩子还不太一样,人越多的地方,他越安静,大夫说是什么差异,十个里面可能只有咱们豪豪一个有这样的情况,反正咱也不懂,孩子喜欢,那我带他出去就行。“

No.3

今年的目标就是吃肉!

如今豪豪爸白天带着豪豪用摩托车拉活,晚上帮着水果店和便利店搬货理货,补贴家用。

“其实说来也有趣,我便利店的工作还是豪豪帮我找到的。“

那天我照常带豪豪出车,但是出来的匆忙忘记给孩子带安全帽,所以就用绳子简单的绑了一下孩子,自己跑回家去拿安全帽,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座椅上的绳子,当时我的汗就下来了。

我开始大喊豪豪的名字,四处寻找孩子的身影,直到身后的便利店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争吵,我本能的转身向后张望,在人群中看到了我的孩子。

原来是他等我的时候,被身边路过的人手中花花绿绿的饮料吸引力,所以他就自己挣扎着把绳子解开,跟着人家伸手就抢。

”其实这个行为如果早期干预是可以避免的,但我们当时没意识到这件事儿。“

一番解释后,大家都表示理解,被抢饮料的那个孩子还主动给豪豪买了好几瓶饮料当作礼物。

人群散去,豪豪爸正打算领着孩子继续去跑车,便利店的店长却突然跑出来叫住了他们。

“您这边如果需要工作机会的话,或许可以来我们店里帮忙,我们能帮的不多,1个小时我们支付您200元的工钱,您和孩子来都行。“

这段话如同一束天光,惶然间坠落到豪豪爸原本破败不堪的生活中。

”从社会上来说,愿意帮助我们的人还是很多的,好心人也多。我们一家能走到今天,也离不开一些邻里邻居的支持和帮助,有的时候可能他们无心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其实对我们来说是能够产生很大影响的。“

上天总是愿意眷顾努力且真诚的人,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豪豪一家的生活渐渐的有了起色,尤其是豪豪的言语功能有了很大的突破。

从原来的只会嗯嗯啊啊的本能发声,到学会一些简单的应答词语,再到出现了主动的对话意识,这令豪豪的爸爸妈妈大吃了一惊。

“我们一直都会有教他言语方面的东西。“

“从小到大,不管他有没有回应,我和他妈妈都会默认他能听得懂,就正常的进行交流,这十几年了都没什么动静,我们以为是他这辈子没指望了,但没想到真的有了转变,真是谢天谢地。“

于是,在豪豪出现了简单的言语对答后,在店长的同意下,豪豪也会在状态好的时候来到便利店帮忙理货整理。

经过3个月的学习和适应,豪豪凭借自己的双手,赚到了人生当中第一个1000元,当爸爸问他你想用这1000块做什么的时候,豪豪斩钉截铁的说了一个字:

“肉!”

时至金秋,天气又开始转凉了,豪豪爸的摩的生意也逐渐进入了淡季,但这一回他没有如往年一般垂头丧气,见到人总是笑盈盈的,仿佛有再多的困难都打不倒他。

当我们问起豪豪爸爸,这一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候,豪豪爸爸说:

“和所有自闭症孩子的父母一样,我希望我的孩子一切能够平安顺利。“

在我们的意识中,父爱如藏在山中的矿石,弥足珍贵却从不显山露水。

可对于豪豪来说,父爱如同阳光,暴露在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

它藏在那辆破旧的摩托三轮车发出的吱吱嘎嘎声里,也藏在那条2米长的麻绳上的点点斑驳中,更藏在生活“一地鸡毛”的杂乱里。

在这里,我们也想对许多与豪豪一家有相似经历,或正在其中的星宝家庭们说一句:

或许我们都身处于“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中,但千万要记得这一切都是阶段性的。天道酬勤,我们如今的每一个付出都是在为未来播种。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柳暗花明或许不在明天,但一定会出现在未来的某一天。

「特此声明:本网站中的所有文章均由自闭症(孤独症)专家、医生、康复机构、特教老师、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原创或其他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客服或注明出处。如果这些文章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