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这5件事,让你和督导老师的关系更近一步!

2024-04-09 01:13 来源:今日自闭症 今日自闭症 字号: | |

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您在讨论孩子情况会紧张吗?您是否害怕听到孩子不利的消息?您是否准备了很多信息想要分享,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您是否会害怕听到许多不懂的专业词汇?

以下的文章来自Kate,她是一名闭娃家长,她根据自身的经验,分享了家长在与督导讨论孩子情况时可以做的5件事。如果您在现场会紧张,推荐您看一看。

当得知要与督导讨论孩子情况时,前天晚上我的肠胃就会开始翻腾,我会无法控制心跳。虽然已经快十年了,事情已经变得容易一些,但我仍然感到紧张。

虽然老师和督导都很专业,但我总是感觉到沉重,因为我感到讨论作出的所有决定和导致的结果都需要我一个人扛,我知道我才是孩子的家长,才是那个每天和他一起生活的人。

即使我知道这个团队关心我的儿子,我仍然感觉这是一种沉重而孤独的体验。

我从这种体验中学到了什么?提前准备、沟通、倾听、倡议和审查。这五个步骤缓解了我在整个过程中的焦虑。

特殊儿童的父母必须做更多额外的工作来确保孩子的需求得到满足,你可能觉得不公平,但现实就是如此,我们最好接受事实,好好给自己做个有效的计划。

以下的5大步骤可以帮助您更好地应对这种情况,并感到平静及受到支持。

提前准备

当老师打电话告知会面时间时,我会尽量空出他们建议的时间,因为他们通常需要协调多方的日程安排,所以我尽量不给大家带来麻烦,我会推掉所有工作以支持会面。

会面前,我会重新查看孩子之前的干预计划(IEP)或老师传来的其他资料,我会记下我认为他已经做到和没有做到的目标。

我会重新思考我目前最大的顾虑,并对孩子的未来发展做一个期待。我为孩子每个学习领域的“家长反馈”部分准备了一些材料:学业能力、社交能力和运动能力。

我分析了孩子目前的兴趣、优势和挑战。所有以上的考虑,我会整理成一个粗略的笔记,并在下一步中进行修改。

沟通

除了老师和督导约定的会面,我也会在平时尽可能地与老师沟通。

我想提前知道治疗师可能会对孩子提出什么建议,所以我会在平时非正式地询问老师和督导他们正在观察的东西,他们在制定目标方面的计划以及他们建议服务改变的方向。

这样会帮助我认识到孩子接受的服务是有价值的,也对老师做出的教学策略改变有了更细致的了解。如果我提前问了这些问题,那么我就不需要接受一项项突如其来的变化。

此外,如果我预计会面会有任何令人不安或情绪化的事情发生,我会尽量公开并在平时不经意谈论它,在与督导沟通时,我尽量将情绪化的成分保持在最低限度。

倾听

如果需要会面,我通常会很早到达约定地点,面带微笑,穿着整洁,吃饱喝足,提前休息好(如果可能的话),顺便还带上一些零食。

我会拿出我之前思考的清单,还有笔记本和笔。我努力倾听并做笔记,等待轮到我的时候,我会表达我的看法。

我会先做深呼吸,试着不要过于担忧。我总是要求用数据和图表显示孩子的进步……有点死板。后来我发现了,数据和图表之外还有别的领域。

我选择的团队里面真的有很好的治疗师和老师,这对我来说比冰冷的数字更重要。我相信治疗团队,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我做的笔记是智慧的结晶。

我从纽约大学儿童学习中心的一个研讨会中学到的一个技巧:带上一个活页夹,封面上有一张您孩子的可爱照片。让照片正面朝上,这样每个人都记得会面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建议带年幼的孩子参与督导讨论。要么他们会完全分散所有的注意力,要么他们会过于压抑自我。

我儿子在2岁时,我曾带他参加过一个督导会面。因为我没有托儿服务,所以只能带他到现场。虽然我确保他休息得够好,也吃饱了,但是也需要时时分散注意力以确保他是否安全。

在这之后,不管多忙我一定会提前找到托儿所。直到今年,我儿子五年级了,他今年通过Zoom(在线会议软件)参与了他的督导讨论。我需要提前指导他不要说“我不要!”。如果他不听,他必须走开。最后,他像一只猫一样瘫在我的椅背上。

所以,除非你有充分的理由,否则不要安排指望孩子能好好坐下。

倡议

如果我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会试图挑战它。

记住,在非情绪化的情况下,说”不“才会容易。不过,我不会轻易挑起“战争”,我也很少与任何教育工作者形成敌对关系,我只是在争取合理的待遇。我对自己作为“治疗团队”的成员地位充满信心,特别是关于儿子的情况,我也是一个专家。

我们父母应该为孩子倡议,争取孩子合理的权利,特别是当前的特殊教育制度,只有我们这样做时才能惠及孩子。

教育工作者知道您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他们也会为自己的孩子做同样的事情。他们是这样告诉我的。如果我不同意减少孩子的服务,我会带上一份原因清单和可妥协的清单,当然,还有一桶饼干。

审查

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一步。如果有需要变更的个别化干预计划(IEP),我会要求先看一遍原件或复印件,否则先不要最终确定任何事情。

这可能会引起一些摩擦,但我觉得需要这样做。有一次,当我跳过这一步并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候……一个夏天我儿子乘坐一辆公共汽车去学校,而在九月却根本没有公共汽车。(注:美国IEP包含学校提供支持的部分)

请仔细阅读IEP。确保你理解它。如果不理解,请立即提问。

重要提示

比审查IEP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与干预团队成员的沟通方式,定期审查。例如,每季度一次或每月度的见面——即使只是打个招呼。这样,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彼此,并打开了沟通渠道。

我希望这5个步骤为您提供一个基本框架,让您自信地度过每次的督导会面。

请记住,特殊教育教师和治疗师通常关心我们的孩子并希望他们取得成功。谢谢他们,给他们带点零食,并时时核查孩子的IEP!

「特此声明:本网站中的所有文章均由自闭症(孤独症)专家、医生、康复机构、特教老师、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原创或其他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客服或注明出处。如果这些文章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